觀復博物館(北京館)特展:“奇趣動物園”來啦!!!

10.webp

繼去年《相看兩不厭——歷代萌寵展》后,今年暑假期間,我們推陳出新,即將再次為大家奉上一場以歷代動物形象器物為主題的特別展覽——《奇趣動物園》。

民國 孔雀藍釉貓 觀復博物館藏

民國 孔雀藍釉貓
觀復博物館藏

此次展覽的器物年代,從商代至民國時期,跨度長達三千余年。工藝種類包括了“金屬器”“玉石器”“陶瓷器”等等多個門類。一百余件套展品,被劃分為“魚”“昆蟲”“禽鳥”“野獸”“家畜”“龍”“神鳥瑞獸”“十二生肖”八個主題。自然與人文呼應,現實與神話混搭。通過不同的角度,為觀眾們闡述人與動物之間,億萬年來這份共長共生的奇緣,從而獲得文化上的樂趣。

西漢 錯金銀豹首承弓器一對(局部) 觀復博物館藏

西漢 錯金銀豹首承弓器一對(局部)
觀復博物館藏

中華民族的成長,是在農耕、游牧兩大文明中交替上升的,其中還兼或著漁獵文明。

農耕文化崇尚男耕女織。游牧文化喜歡四海為家。漁獵文化依賴于采集攫取。多種人類的文明類型都曾在我們這塊廣袤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交替運行。

盡管文明各有不同,但它們對動物都有著同樣的情感,甚至同樣的依賴。這層微妙關系的演進構成了人類的文明。

長久以來,人類一直以萬物之靈長的態度,在滿足物質文明的同時塑造精神文明。由具象到抽象,又由抽象到具象,反復變化間記錄下了文明的一點一滴。

史前社會由于生產力的局限,動物形象的表達簡單而抽象。

商周時期工藝突飛猛進,動物形象開始變得具體。

商代 玉臥豬 觀復博物館藏

商代 玉臥豬
觀復博物館藏

特別到了秦漢以后,工藝更加精益求精,細節和比例都拿捏得十分講究。

西漢 銅鎏金牛 觀復博物館藏

西漢 銅鎏金牛
觀復博物館藏

魏晉南北朝受到戰爭環境的影響,動物造型和人一樣,逃離了現實,充滿了主觀的想象,變得卡通。

晉代 青釉臥虎形燈 觀復博物館藏

晉代 青釉臥虎形燈
觀復博物館藏

隋唐大一統,國家富強。工匠手中的動物也都體態雄健充滿力量。

唐代 金坐龍 觀復博物館藏

唐代 金坐龍
觀復博物館藏

兩宋時期國家進入守勢,不再強調武力,改興文教。奔騰的戰馬、怒吼的雄獅走下了舞臺。取而代之的是悠哉的仙鶴、安逸的鳩鳥。

宋代 銅鶴形香薰 觀復博物館藏

宋代 銅鶴形香薰
觀復博物館藏

西夏、金、元都是少數民族政權,與游獵相關的虎、鹿、天鵝等形象變得隨處可見。

金代 白玉芝角鹿掛件 觀復博物館藏

金代 白玉芝角鹿掛件
觀復博物館藏

明清之后,所有藝術都放下了高雅。各種動物造型的背后,都藏著一個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世俗追求。看似婉轉,實則是藝術世俗化的無奈。

清乾隆 五彩太平有象擺件 觀復博物館藏

清乾隆 五彩太平有象擺件
觀復博物館藏

11.webp

11111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觀復博物館(北京館)特展:“奇趣動物園”來啦!!!已關閉評論
  • 976 views
    A+
發布日期:2018年07月30日  所屬分類:觀復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