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52篇 · 皇后想要金苍蝇

静笃君按:法老的五行不缺金。

1867年,在巴黎世博会上,法兰西大皇后欧仁妮(Eugénie de Montijo,1826-1920)被埃及馆中展出的一条大金链迷住了,这条项链的坠子十分特别,那是三只硕大的金苍蝇,在展柜中烁烁放光,人们的目光一旦接触到它们,就着魔一般再难移开:

▲ 阿赫霍特普王后的金蝇勋章项链 阿赫霍特普王后墓中发现 作于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6世纪 现藏于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

▲ 阿赫霍特普王后的金蝇勋章项链
阿赫霍特普王后墓中发现
作于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6世纪
现藏于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

1867年,法兰西大皇后欧仁妮参观巴黎世博会埃及馆

1867年,法兰西大皇后欧仁妮参观巴黎世博会埃及馆

▲ 1867年巴黎世博会埃及馆

▲ 1867年巴黎世博会埃及馆

59厘米长的金项链上面吊着三只金苍蝇,每只都有9厘米大,如同外星人的飞行模型一般泊在展柜中,这使得前来为巴黎世博会开幕剪彩的法兰西大皇后驻足不前,眼中流露出觊觎之意。除了这引人注目的金蝇项链之外,展柜中还有多件让人爱不释手的金饰,它们来自埃及,是法国埃及学家马里埃特(Auguste Mariette,1821-1881)1859年在底比斯尼罗河西岸帝王谷附近的一处王陵中发掘出来的,它们都是古埃及第十七、十八王朝更替时期的著名王后——阿赫霍特普一世(Ahhotep I,公元前1575年–公元前1530年)的随葬品。

▲ 1872年拍摄的阿赫霍特普王后墓中发现的宝藏,正中就是那三只“ 荣耀大金蝇”

▲ 1872年拍摄的阿赫霍特普王后墓中发现的宝藏,正中就是那三只“
荣耀大金蝇”

我们在前文说过,这位阿赫霍特普在古埃及历史上被誉为“促进统一之女王”。她曾辅佐其子阿赫摩斯一世(Ahmose Ⅰ,公元前1560年–公元前1525年)赶走了入侵者喜克索斯人,结束了长达一个世纪的分裂局面(第二中间期,公元前1648年–公元前1550年),开创了古埃及历史上最强盛的王朝——第十八王朝;其子阿赫摩斯一世遂成为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始法老”。这条金蝇项链是古埃及“荣耀黄金”之一种,很可能是阿赫摩斯一世献给母后阿赫霍特普的。

崇拜圣甲虫——就是俗称“屎壳郎”——的古埃及人,再次令我们大开眼界:苍蝇,在古埃及文化中,是坚忍不拔精神的象征,代表着最高级别的英勇大无畏;这种金蝇项链——或曰“金蝇勋章”——是授予功臣的,以表彰他们在战斗中发挥了苍蝇“踪”人的“缠”宗精神:即坚忍不拔,不离不弃,让敌人轰不走、抖不落、完全无法驱除。

▲ 法老图坦卡蒙的展翅圣甲虫胸饰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323年 现藏于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

▲ 法老图坦卡蒙的展翅圣甲虫胸饰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323年
现藏于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

▲ 金蝇勋章项链的当代复制品

▲ 金蝇勋章项链的当代复制品

1859年,当法国埃及学家马里埃特考古队成员们在打开金棺被那些琳琅满目的随葬珠宝完全攫搏之后,就将那位伟大王后——阿赫霍特普一世——的木乃伊丢在一旁了,从此再也没人见过她。

1867年,在巴黎世博会上,尽管法兰西大皇后欧仁妮极希望马里埃特能将这条“荣耀大金蝇”项链作为礼物献给自己,但还是被马里埃特婉言拒绝了。世博会结束后,金蝇勋章项链和阿赫霍特普一世的其它金饰一起被运回了埃及。

两年后,欧仁妮皇后出访埃及,为苏伊士运河举行了落成典礼;又过了一年,法兰西第二帝国土崩瓦解,欧仁妮皇后跟随夫君拿破仑三世(Napoléon III,1808-1873)流亡海外;流亡期间,她常下榻在埃及卢克索尼罗河岸边的“冬宫”。

如今,这三只“荣耀大金蝇”安静地躺在埃及国博的展柜中,而它们的女主人——“促进统一之女王”?阿赫霍特普一世的木乃伊早已下落不明,失去了木乃伊的阿赫霍特普的亡灵,再也无法重生。

▲ 流亡中的拿破仑三世一家(1872)

▲ 流亡中的拿破仑三世一家(1872)

▲ 埃及卢克索“冬宫”

▲ 埃及卢克索“冬宫”

下期预告:荣耀黄金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52篇 · 皇后想要金苍蝇已关闭评论
  • 15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03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